首頁
今天:

您當前位置:首頁 > 言論集萃 > 清明雜記

清明雜記

日期:2015-04-01 17:24:28 作者:余斌 責任編輯:zhx2014 信息來源: 點擊數:

1.jpg

小雨不斷,足底生寒。每年清明,活人都在緬懷死人,我承認,我緬懷的第一個死人是杜牧,“清明時節雨紛紛”,老天似乎總在印證小杜的詩篇,他沾了清明的光,清明也因他更有詩意。他是死而不亡的,至少在清明。

出門俱是上墳人。掛紙,點燈,炸鞭炮。圍著土堆做這些事,土堆里的人自然無法看聞,但飄飛的白紙和噼噼啪啪的響聲卻足以證明代代相傳、生生不息。至于一些私心話,蠟炬成灰后也當入了土堆。今年兄妹三人凡事纏身,這些事情只有父母去做,不是也不敢忘本,心頭始終有一柱香在燃給先輩。這柱香的第一縷飄向了杜牧,不聞詩書卻長掛“耕讀為本”對聯的先輩們應該不會生氣。

我在往返于望謨和興義的路上,一路看到不少的人在相傳中做這些事情,他們爬山涉水的虔誠讓人心動。而更吸引我眼球的是:冊亨和望謨桐花遍開,千山染白。我大概于六年前的清明前后見過這樣的景象,當時景催胸臆,提筆寫下《桐花開》。

 

桐花開

  桐花滿坡滿樹白

  藍天之獨語 清明之孤燈

 

  不見伊人荷鋤至

  但見風過作雨落

  桐花一路開

  我從遠方來

  那不顧一切又難以釋懷的獨白啊

  一壺老酒 能否煮開

 

時隔多年再見,我看到的還是那漫過山坡的白,卻提不起寫詩的念頭,或許是“年年歲歲花相似,歲歲年年人不同”,又或許是我已經“釋懷”。可心始終安分不下來,并在里面生起一個想法:清明各上各家墳,天地無言卻博愛,桐花當是天地在清明之季為亡靈點的一盞盞白燈,指引他們走上回家的路也指引走在路上的人。桐花年年開,素白獨照人,早晚有一天,這盞燈也將為你為我亮起。

這點不同,竟讓我心靜起來,斷了不能親到墳上的隱痛。

 

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